走进苔藓之恋 享受知识无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自媒体 >> 踏破铁鞋再难觅真容的苔藓隐士—无边梨蒴藓

踏破铁鞋再难觅真容的苔藓隐士—无边梨蒴藓

作者:马文章 浏览量:140 2020-07-26    发布时间:

   昆植标本馆  新媒体刊发    


在无边梨蒴藓正式接受发表的过程中,我算是真切感受到了苔藓植物的不显山露水的本领。

2013年9月的那次高黎贡山考察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七年间,一直有一些标本,就像鞋里面的砂粒,不时总在提醒着你它们的存在。

其中之一便是采自海拔3590米,配子体形似真藓科,而孢子体却长得接近丛藓科的葫芦藓科苔藓植物,代号13-5097。在采集之初,我便被它精巧的孢蒴所吸引。即使是当它被制成标本之后,那种优雅也一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解剖镜下的13-5097



2014年,我将标本呈送给密苏里植物园的何思老师,希望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有价值的物种鉴定意见。何老师看过标本之后,在显微镜下拍出一系列精妙绝伦的照片,并提醒我这很有可能是梨蒴藓属(Entosthodon)的一个未被描述的物种。作为一个对顶蒴藓类向来不感兴趣的人,突然间,由于13-5097的原因,也开始对这个在分类上并不简单的类群有了些许好感。

于是,一方面,在腾冲猴桥狼牙山、香格里拉哈巴雪山、德钦白马雪山、青海玉树、西藏波密等地,每当徒步至海拔超3500米以上的地段时,我都会特别留意石缝中顶着梨形孢蒴的苔藓,期待着在大山深处与13-5097重逢。另一方面,我先后到访美国加州科学院(CAS)、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哈佛大学(FH)、密苏里植物园(MO)和中科院植物研究所(PE),关注着这些标本馆中的梨蒴藓属标本。

要知道,在植物分类学的圈子里,仅凭一份标本便描述发表的新种,多半是会被同行所不齿的,会让人觉得是因为标本看得不够,才为赋新词强说愁。

比遗憾更糟糕的是,我不仅未能如愿,而且在自家后院—馆藏10.9万号苔藓植物标本的昆明植物研究所标本馆(KUN)中,花了两周多的时间翻阅了丛藓科、珠藓科、葫芦藓科和壶藓科中共计近七千余号未鉴定的标本之后,也没有发现与13-5097哪怕是在气质上略微有些接近的同胞。

后来我意识到可能有些苔藓植物,它们也许天生就是孤傲而不群的,不肯轻易露出自己的真容吧。

而13-5097叶绿体片段rps4序列信息中所揭示出该种的系统位置,才让我下定决心将13-5097作为一个新种发表,并虚心接受圈内专家的批评与建议。

好歹除了分子证据之外,13-5097的确有着异乎现有已知梨蒴藓属植物的形态特征。首先,它的孢蒴即便是在完全干燥状态下仍然保持着饱满的椭球体形状,加之其体型微小,显得尤为小巧玲珑;其次,在显微镜下13-5097的拟叶没有明显易察觉的分化边缘。这也是该种拉丁学名种加词(elimbatus)和中文学名(无边梨蒴藓)的由来,尽管无边梨蒴藓严格地来讲是有分化边缘的,只是在梨蒴藓的家族中,它的叶边缘细胞分化相对不那么明显,这很可能与该物种分布在水分充沛的环境有关。当然,13-5097的孢子在扫描电子显微镜下所呈现出独特的表面纹饰也是重要的加分项,孢子表面复合疣状结构所表达的生理特性,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探索和研究。

尽管论文已经发表,寻找第二份无边梨蒴藓的意义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大了,但我还是希望热爱大自然且经常活动在中高海拔地区的您,有空也帮忙瞅瞅,没准儿哪天就能与这位苔藓植物中的隐士不期而遇。


阅读原文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共享交流平台;黔ICP备15009224号


QQ:270470428;邮箱:gyhan726@163.com;微信:juanbaihua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