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苔藓之恋 享受知识无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报刊转载 >> 苔藓:虽然微小却也足以让人称道

苔藓:虽然微小却也足以让人称道

作者:苏桂花 浏览量:38 2020-05-12    发布时间:

过了端午,就到了“梅子黄时家家雨”的梅雨季节。淫雨霏霏,连月不开,数十天缠缠绵绵的雨,下起来没完没了。“湛湛长江去,冥冥细雨来。”梅雨是长江中下游一带的特殊雨季,长期的阴雨潮湿为苔藓空前绝后地生长提供了天时地利的环境。作为最低等的植物,苔藓兴许不值一提,但却被“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唐朝诗人刘禹锡一再入笔,可见苔藓还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诗人在《陋室铭》里将苔藓与草色相提并论,草色遥看近却无,春风又绿江南岸的草色那是春天的脚步,是让人们欣喜若狂的颜色,有谁在意微不足道的苔藓呢?只有伟大的诗人刘禹锡。


苔藓是随遇而安的,纵然不缺青绿,也不愿意显摆于人前。于是,在阴暗潮湿的北墙,在断垣残壁的瓦砾,在草木的根部,它都默默无闻地生长着。它不奢求一缕阳光,也不渴望一滴雨露,哪怕没有泥土,只有尘埃,它都能慢慢地长成一片细微的绿荫。绿茸茸的,轻柔柔的,仿佛一块湿地,如若放大了看,绝不逊色于草坡绵延的高尔夫球场。


苔藓是荒芜中的美丽。刘禹锡在《再游玄都观》时说“百亩庭中半是苔”,这偌大的百亩庭院,竟荒无人烟,只有青苔长了半个园。是寂寥了一些,是荒芜了一些,但唯一让人欣喜的就是苔藓,在世俗的冷眼里无所求无所欲地将园子披上一层绿荫,哪怕是薄薄的一片,也是一种生命的顽强,也是一种绿荫的美丽。想想那百亩庭院中有一半的大地上竟然都是苔藓,那也是相当的壮观与大气,而这美丽谁愿意来欣赏呢,也只有“前度刘郎今又来”。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随牡丹开。”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青春依然懵懂,生命依旧灿烂,顽强里透着自信。哪怕如米粒一般微小的苔花,也不自惭形秽,依然也像美丽高贵的牡丹一样自豪盛开。苔藓是谦虚的,也是骄傲的,是执着的,也是顽强的,它为自己在植物界的存在而赢得了一席之地,它在演绎一种自强不息不畏世俗的精神。


置于大雅之堂的盆景,无论多么婀娜多姿,多么屈曲盘旋,多么苍劲古朴,而它的根部,绝离不开苔藓的装饰。苔藓将自己定位于一种陪伴,一种衬托。让盆景不显得孤寂与苍白,多了一种近乎自然的景色,多了一种生命的不屈,苔藓当起了绿叶衬红花的角色。


世间万物都不可能完美,就像人们常说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苔藓长满了台阶,装点了砖石,人们说它是美丽的。而梅子黄时天天雨的时候,雨季里的苔藓长得尤为旺盛,而粗心的人,匆匆而过,却时常滑倒,于是将怨恨都记在了苔藓的身上。青苔被踩踏得支离破碎,体无完肤,但它从不申辩,只是在雨季里慢慢将自己受伤的身体渐渐愈合,它想着让生命延续,期待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也将自己如米粒小的花儿绽开,给阴暗潮湿的地方增添一些风采,让人们看得舒服美丽一些,赏心悦目一些罢了,苔藓虽然微小却也足以让人称道。


摘选自:《通州日报》2019.06.25  第三版:芳草地·广告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共享交流平台;黔ICP备15009224号


QQ:270470428;邮箱:gyhan726@163.com;微信:juanbaihua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