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苔藓之恋 享受知识无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纪实 >> 张大成:忆——苔藓植物二三事

张大成:忆——苔藓植物二三事

作者:张大成 浏览量:132 2020-12-24    发布时间:

    转载自 志昂大成 微信公众号 


    《云南植物志》(苔藓)、《中国苔藓植物志》已出版十多年。常理,植物志的出版,说明这类植物基本搞清楚了。

 我说“此非常理”。当年先生曾讲:“植物志在这么短时间能做到客观反映各科属的大概面貌,已属不易。问题一定是有的,这本书不是此研究工作的结束,而是新研究开始。而且不是一代人能解决了的。” 


   感谢张满祥和黎兴江两位教授,使我在《秦岭植物志》(藓类)和《西藏苔藓志》编研中,两次直观较全面的绘制了藓类植物的整个系统,加上《中国藓类属志》的熏陶,对苔藓植物科属系统有了一个理性的认识。感谢李德铢所长在英国攻读期间为我多次且完整收集到十八世纪最早期有关中国记载的苔藓文献。有了这些坚实的基础,使得今后科研工作能够有依据的顺利开展。

“两志”工作开始于对外国传教士早年在中国及云南采集的大量模式标本和原始文献的研究总结归类。模式标本多来自黎兴江教授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获得的云母片夹携的模式植物片段。

匆匆数年,“两志”结束。后期暴露出一些问题,出现了一些裸名;个别种属间并未清晰划分;有些新种归属问题也有存疑;一些新种并未得到发表;个别属种尚需今后补点采集和开题研究……;应该是存在着大量的研究项目。



需要说明的是、苔藓植物不同于种子植物有直观清晰的属种形态,它的大量形态均需在显微镜下的辨识,仅靠记忆。使得经验大于认知,误判的概率较大。

多年的绘图工作时常会感到在显微镜下绘制了一半,就觉的这手下的种似曾画过,这种感觉很多情况下都是对的。由于见的多了,也解决过一些种间的问题,也纠正过他人误定的属种或新种。

如何解决标本依赖显微镜下的观察,或曾想过用数码成像直观显示,更想做一个显微镜下的“苔藓植物科属系统”。初步设想做一个科甚至一个属,或从一个种的变异范围做起,直到可以做一个标本馆苔藓植物显微镜下的数据库,解放在显微镜下做大量的描图工作,也使以后的科研工作省时省力,轻松愉快。

绘图仅能选择一份具有代表性强的标本,绘制的图版又必须严格尊重标本的形态特征,看似具有严谨的科学性,但却无法弥补不同产地,环境,生境下所产生的种间差异。所以吾认为这个数据库完全可以解决乃至更多的关键问题,非常重要

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目标最终没能成形,且因为办公室来回的搬迁,重要研究标本一时不知去处,还有大量急需完成的工作也就此终结。

剩下的就是这多年的工作手稿及资料,电子版的苔藓书籍。


当年的部分国外参考标本及讨要来的植物片段绘制的草图。


后期增加了油镜下观察孢子壁结构新分类项,这个前人没有做过。也只是摸索进行中。

目前可录制短视频,用来观察微距变化下的孢壁结构。如果进入数据库,对苔藓植物分类及开题均具有极强竞争力。本身也是一个多快好省的经典课题项目(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图片图片图片)。

绘制孢子顶部或基部的疣结构。(示不规则花生状疣,细圆点状疣,集团状疣)


阅读原文


网站备案号:黔ICP备15009224号-1
QQ:270470428   邮箱: gyhan726@163.com    微信:juanbaihua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