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苔藓之恋 享受知识无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纪实 >> 陈邦杰教授对我植物学教学的启示

陈邦杰教授对我植物学教学的启示

作者:包文美 浏览量:105 2020-04-11    发布时间:

 

      我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植物学教授,教植物系统学,从藻类讲到种子植物,在科研方面我做些藻类和蕨类的研究工作。出于教学的需要,我做了5盘有关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生殖发育和多样性的VCD科教片。
      我记得当年还是年轻的大学生和大学教师,在学习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生活史时,学习只限于老师的课堂教学和教科书,只能看些现成的显微镜片子和死标本,对任何一种植物活着的生活史几乎一无所知,这就叫做“读死书”吧。我迫切想要知道,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是如何在自然界生活的?它们的孢子如何萌发?什么是苔藓植物的原丝体? 何处有它们的精子器和颈卵器?特别是它们的精子真的具有鞭毛?还会游泳吗?等等。这一切连我自己都没有见到,又如何去教学生?

      在苦思冥想中,我想起了一篇陈邦杰先生1953年在《生物学通报》发表的文章“葫芦藓”,文中教读者如何培养葫芦藓,经我一遍遍细心阅读后,我决心在实验室里培养植物,观察其生活史。苔藓植物中我首选葫芦藓,经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它们一遍遍的培养观察,从孢子萌发开始,经过全部发育时期,直至产生下一代植物体,又在它们的孢子囊内产生下一代孢子,我成功了。我和学生们都看到了葫芦藓生活史各个阶段活生生的细节,我们真正看到了精子在活泼地游泳,它确具有两条很长的鞭毛,其长度竟达45 微米,几乎是它精子长度的3倍,这点与教科书上画的图可不一样啊。后来,我也写了一篇文章“葫芦藓的培养观察”包括在显微镜下画的大量图片寄给陈邦杰先生,请他指正, 陈先生看后给予我极大的鼓励。此文于1965年也在《生物学通报》发表。我非常感激当 年陈先生对我的鼓励,我深切地怀念他,特别在今天纪念他百年诞辰的时候。
      培养葫芦藓后,我又进一步培养其他一些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的代表植物,诸如地钱、光萼苔、角苔和泥炭藓,卷柏、问荆和蕨,经过不懈努力和钻研,都成功了。在我们的 实验课里,每个学生都非常兴奋地看到这些植物生活史的各个细节,而且这些植物又都 在实验室里繁衍生息。现今,我用这些生活史的活材料制成《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的生殖发育》(上、下集)VCD科教片,于2003年在高等教育电子出版社出版,配有中文解说词,可供全国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学习所用。

      此外,经过多年在我国南北各地的野外考察,在我的苔藓植物学家和蕨类植物学家朋友们:吴鹏程、敖志文、王幼芳、贾渝、王培善等教授的帮助下,我们录像拍摄了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在自然界的多样性,以及它们在显微镜下各个部分的形态特征,制作了《苔藓植物的多样性》和《蕨类植物的多样性》(上、下集)VCD科教片,于2005年在高等教育电子出版社出版,片中涉及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各有100余种,分布在我国南北各地,配有中、央文双语解说词,它们不仅可向我国而且可向国外的学生和植物学工作者展现中国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的多样性。
      我们上述工作对我国植物学教学有所帮助,这都是由于早年渊源于陈邦杰先生的鼓励,他的文章和鼓励影响我一生的教学工作,现再次深表对他的怀念和感谢。

 

引自 吴鹏程,袁生.陈邦杰先生国际学术纪念文集.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共享交流平台;黔ICP备15009224号


QQ:270470428;邮箱:gyhan726@163.com;微信:juanbaihuakai